手机端

匹凸匹的鲜言走了 信披仍是老大难

  金证券记者 金月

  尽管频频挑战信披规则的鲜言早在2015年底就已经退出了匹凸匹 (600696),但信披老出问题的后遗症却在公司身上延续。2月7日的公告显示,匹凸匹再一次延后了对上交所问询函的回复,目前对交易所问询函的拖延已近一个月。

  回复一拖再拖

  2017年1月11日,匹凸匹因东方大厦资产项目事项第三次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关于对匹凸匹金融信息服务(上海)股份有限公司投资性房地产相关事项的二次问询函》【2017】0083号,公司被要求在1月16日之前予以回复。然而1月17日,公司发布公告称,由于问询函涉及内容较多,无法在2017年1月16日前完成回复,申请延期5日回复。到了1月24日,公司再次表示,由于问询函涉及内容较多,无法在延期后的5个工作日内完成回复,要求再延期5日。

  尽管没空回复上交所的问询,但《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公司发新的公告没被耽误。在这之后,公司于1月26日发布了《匹凸匹2016年年度业绩预盈公告》,预计2016年1月至12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600万元至2400万元,同比实现扭亏为盈。但因该预盈公告涉及相关事项需进一步核实,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要求,匹凸匹自2017年1月26日开市起停牌。

  就在1月26日,公司又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2017】0133号问询函《关于对匹凸匹金融信息服务(上海)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年度业绩预告事项的问询函》,加上1月11日发出的问询函,公司已经有两份问询函需要回复了。2月7日,匹凸匹再发公告称,因问询函涉及内容较多,申请延期5个交易日回复。

  《金证券》记者查阅了上交所于1月11日发出的问询函,发现其中一共设置了三个提问,全部围绕着一个核心:要求公司核实并披露所持东方大厦物业,为什么在2016年下半年两个月内重估增值了20%,其原因及合理性何在。

  索赔诉讼未见公告

  除了上交所的问询函迟迟未见回复以外,匹凸匹近期遭遇投资者索赔诉讼并败诉的事宜也没有见到公告。

  此前,因多伦股份(匹凸匹曾用名)未及时披露子公司荆门汉通置业有限公司多项对外重大担保、重大诉讼事项,2013年年报中未披露对外重大担保事项。上海证监局对公司与时任董事长鲜言等高管予以处罚。而这,赋予了那些在2014年10月14日至2015年4月14日期间买入该股票,并在2015年4月14日与2015年5月11日之间卖出股票的投资者以索赔的权利。《金证券》“易索赔”频道记者了解到,上海一中院于今年1月已经下达判决,判决投资者获得赔偿。符合上述区间的投资者可以将姓名、联系电话与交易记录发送到jzqsp2016@126.com的邮箱参与由《金证券》组织的“易索赔”,也可拨打025-84686587、84686577的电话进行免费咨询,符合条件的股民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费用。

  不过,对于上海一中院关于投资者索赔的判决信息,上市公司并未予以公告。《金证券》记者自本周一开始连续拨打匹凸匹的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

推荐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rmburl.com 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