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何以解忧惟有减税 解决中国经济问题就要抓税收

  一位在上市公司任职的朋友给我转发来一条微信——

  截至本周,所有上市公司年报已披露,我照例开始做一些数据分析,其中一项是企业净利润与当期实际支付税款的关系,统计出来的结果非常恐怖:2012年全部A股上市公司实现净利润19544亿元,比上年增加不到1%,当期实际缴税22233亿元,比上年增加17%,缴税额比净利润多14%。

  我把A股中的银行和保险公司剔除之后,净利润变成了8913亿元(约减少55%),比上年下降12%,当期实缴税金16953亿元,比上年增加12%,净利润与实缴税金之比达到了恐怖的1比1.9!挣3块钱要交2块现金给国家,还剩1块钱或许还是烂账!!

#re#

  需要说明的是上述税金的口径未包含账面应交税金余额,也不含大部分进项增值税,还不含各种“沟通”费用,如加上,比例会更加恐怖!

  上市公司从总体上看已经需要贷款才能交得起税!与民争利到了如此不堪的程度,希望所有企业能活到“收入分配改革”的那一天。

  6月5日《半月谈》杂志刊文披露,一些地方政府盯上每年逾2万亿的专项转移支付资金,使原本盛行于投资审批领域的“跑部钱进”扩展到部分转移支付领域。目前,专项转移支付资金年年都有2万亿左右,共有20多个大项,200多个小项。“大家都在争,对相关部门而言,给谁不是给?听话了,跑到位了,多给点;不听话不跑,就少给点。”“省跑中央,市跑省,县跑市,有的县有能耐,直接跑中央部委。”某镇长总结道:跑项目没有本钱不行,上面没有熟人不行,关系不铁不行,时机不对不行。有人士透露,一些地方政府跑专项的成本开支,甚至能占到专项资金的30%至40%。“过去送钱、送卡,但现在有些人觉得有风险,会安排一个他熟悉的设计院,到你那里去象征性地弄弄设计,或者搞搞调研,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合理合法地将原本不敢要的红包,变成了设计费、调研费。有的甚至直接介绍自己熟悉的公司去做这个项目。”除了送石头、送字画等雅贿,个别地方开始给相关领导家庭免费提供保姆,把这些实权派干部的家务活全包了。

  从朋友的一条微信和《半月谈》的一篇文章,不难看出税收过重带来的严重危害。企业税负过重,企业能否生存下去都是问题,还谈什么转型?何来创新?税收过多,每年把这些钱分配到下面也是一个很大的难题,这个过程中产生的腐败光靠“八项规定”和审计署大概也难以全部监管到位。

#ad#

  昨日本报消息称,创业板再现大股东疯狂减持,“股民的脸色一如绿色的大盘”。假如换位思考,你站在大股东角度想一想,不赶紧变现,把钱放在自己兜里,难道等着去交税吗?有那么多小散户们愿意把闲钱买成股票去替企业多纳税,大股东不减持提现,他们傻呀!小散户都是从外面看企业,大股东可是从内部看企业,这就是根本的不同之处,有天壤之别。

  解决中国经济问题,不抓住税收这个牛鼻子,一系列问题都不容易破解。何以解忧,惟有减税。

(责任编辑:李志强)

推荐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rmburl.com 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