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种田走亲都要交费?黑龙江“最牛收费站”怎样炼成

  2012年,黑龙江交通厅将111国道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区城区至白桦乡段的双向两车道的水泥公路改造成了双向四车道半封闭的一级公路。从此白桦乡村民处处需交过路费,连村民到田地里干活也要交过路费。对此,相关工作人员称,收费站设在这里,目的就是为了收过路费。(6月5日燕赵都市网)

  下地种田交费?走路交费?走亲访友交费?几近明着抢钱,听来匪夷所思,却因了一条收费公路的修建,不幸成为事实。一位地多的村民,一年要交的过路费,竟然高达五六千元。

  堪称史上“最牛收费站”,瞄准的是作为刚性需求的“走路”,以最大限度的侵袭、渗透和覆盖,制造最大化的沟堑纵横,恨不得拿铁索绑缚了每一枚脚印,与掐着脖子的吃拿卡要无异。其盈利模式:以垄断制造竞争最大化的封闭,从定位、策划、设计、投资到运作,目标指向专一,信号传递清晰;深挖细掘小众市场,清醒预测市场份额,包括稔熟周遭村民日常位移的走向、走亲串友的密度,无不视之为发财契机,严防跑冒滴漏;“通吃”。涵盖周遭企业人员上下班、政府部门检查指导工作,乃至消防与民政救助车经过、林场巡护与检查以及公交车的运行。不论是谁,均因无路绕行、无路可走而俯首听命……

#re#

  避免荒唐其实简单。据报道,如果当初收费站能往南挪两三公里,把乡政府的路口让出来,许多矛盾就没了。因为再往南十几公里的地方都没有人家,如果这样,收费站对整个白桦乡基本没有什么影响。

  这个明白的道理,在工程建设指挥部那里,却被无情抛弃:“要是那样,收费站还收谁的过路费?设在现在的位置,就是为了能收到过路费,不然,修路的贷款怎么还?”如非白纸黑字,这一公然对记者宣示的无耻之尤,实难让人相信。

#ad#

  明摆着的荒唐,一再被兼容并包、大行其道,无一处不令人震惊:其一,这样一家收费站的设置,竟然是省交通厅定的,而地区交通局也公然参与了征地拆迁。其二,收费站的上级单位、嫩江收费管理处办公室负责人称,收费经过了省物价局许可。其三,为了堂而皇之收费,嫩江收费管理处还在省物价局许可下召开了听证会。更怪诞的是,当日参加听证会的30名代表,竟然有24人同意收费。其四,一味蛮横无礼。有企业员工怀揣地区工业和信息委的介绍信找收费站,竟被答复“工信委不好使”。

  与之相关的每一部位,都在“收费”一事上振振有词,置公众热议与强烈反弹于不顾。常识告诉人们,风险共担大抵意味着“利益共享”。必须严加追责:这个“最牛收费站”是怎样炼成的?怎会得到放行的一路绿灯?打通了哪些关节?日夜制造梗塞、泥泞的收费站,究竟何日倒掉,公众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李志强)

推荐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rmburl.com 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