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文人的底线 钱钟书夫妇家信被拍卖于心何忍

  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担任益州刺史的周抚,两人之间书信往来频繁。到唐朝的时候,王羲之写给周抚的信,被集结成卷,取名《十七帖》。

  《十七帖》在王羲之的书法作品中有非常特殊的地位,该帖字里行间流露出了一种自然之美、随意之美,和恬淡的意境。宋代的朱熹评价说,“玩其笔意,从容衍裕,而气象超然,不与法缚,不求法脱。所谓从自己胸襟中流出者。”

  为什么这卷作品给人的感觉,像是从胸中自然流出一样?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这些信件是王羲之写给自己最要好的朋友的,写的时候心情愉悦、从容淡定,笔下充满友情。

#re#

  笔者尤其欣赏其中的《游目帖》(又名《蜀都帖》、《彼土帖》、《山川诸奇帖》)。在这封信中,王羲之向周抚表达了对蜀地山水诸多奇景的向往之情。他估计朝廷暂时不会调动周抚的工作,要趁着周抚还在任的时候,能够入川游览汶岭、峨嵋,“实不朽之盛事”。信的最后,他说:“但言此,心以驰于彼矣”。我写到这里的时候,心已经跑到你老兄那里去了。

  这老哥俩,真好。

  以《十七帖》为代表的信札,被称为古代书家的心电图。这类作品最能反映书家的真实心态,在无意、淡然中显露出高超的艺术水平,是书法宝库中的奇葩。这些信札在历史上的流传,有一个基本的规律,先是由收信者及其家人珍爱保存、秘不示人,经历多少代后才慢慢浮出水面,慢慢进入市场,在各类藏家中流通。以《游目帖》为例,在该贴1600多年的历史中,直到清末才传入日本,被广岛一位收藏家收藏,却于1945年毁于原子弹战火,2007年,中日专家共同复制了《游目帖》。

  纵观中国书法史、文化史,至少笔者还没有见过这样的记载,当一位名人还在世的时候,他(她)写给朋友的信札被拿到市场上出售牟利。

  这样的事情,竟然在我们这个时代发生了。

  中贸圣佳拍卖公司不久前发表公告,计划拍卖钱钟书、杨绛夫妇及其女儿写给香港《广角镜》月刊前总编辑李国强的书信,数量有百余封。消息传出后,杨绛先生公开发表意见表示反对,在通过多种渠道仍然制止无效的情况下,杨绛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诉前责令停止侵犯著作权行为的申请。6月3日,北京市二中院发出诉前禁令裁定,责令中贸圣佳在拍卖、预展及宣传活动中不得以公开发表、展览、复制、发行、信息网络传播等方式实施侵害钱钟书、杨绛夫妇及其女儿书信手稿著作权的行为。

  无独有偶的是,还有两家拍卖公司也计划拍卖钱钟书先生的信件,在舆情滔滔之下,这两家公司从善如流,宣布撤拍。

  在钱钟书先生及女儿已经过世,只有杨绛一位百岁老人尚存于世的情况下,笔者实在想不出,这些人于心何忍,将涉及个人隐私的信件拿出来牟利!

  笔者不知道,这些信件,是收信者本人拿出来拍卖,还是收信者委托别人拿出来拍卖,还是收信者已经将这批信卖出,由购买者再拍卖。无论如何,最初的收信者,该有多么强硬的心肠!

  友情成了商品,今日之世风,竟然堕落至此!

  这已经击穿了文人的道德底线,也击穿了人的道德底线。

  对于这百余封信件的归宿,笔者有两点看法。

  第一,北京市二中院的诉前禁令值得推敲。

  笔者没有看到这份诉前禁令的原文,仅从媒体报道出来的内容看,法院似乎没有禁止拍卖行为,禁止的仅仅是在拍卖过程中不得将信件的内容散播出去。如果真是这样,还是有道理的。因为信件的实际所有者,是拥有处置这批信件的权力的,尽管其行为不道德。

  第二,这批信件,换一个收藏者,也许不是坏事。

  在决定将这批信件转手的时候,相关人员已经将自己和钱钟书一家的友情抛弃了,这一点毋庸置疑。因此,这批信件继续留在相关人员手上,已经没有意义。这次不拍卖,过段时间还会拍卖。

#ad#

  笔者最担心的,是这批信件如果有敏感的、私密的、不便公开的内容,又在拍卖过程中被流传、扩散,那么,这对杨绛先生而言,将是一个不小的刺激。

  希望这样的事情,不要发生。这是底线下面的另一条底线。

(责任编辑:李志强)

推荐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rmburl.com All Right Reserve